页岩油压低了国际油价?

  国际油价在短短七个月间近60%的暴跌,一度逼近40美元。在一片惊呼声中,专家们开始探讨油价下跌的各种原因。但不管是地缘政治造成的周期性大国博弈,还是为争夺市场份额而进行的利益之战,都免不了一个重要角色粉墨登场,它就是美国页岩油。

  页岩油引发了价格战?
  受页岩气勘探开发成功经验的启发,美国把页岩气开发的新技术和经验引入到曾被认为没有商业开采价值的页岩油资源。继页岩气革命成功后,美国的页岩油也于2009年始进入商业化开发阶段,使美国原油产量出现了爆发式增长,原油供应出现过剩。美国能源部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8月,美国从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进口的原油数量仅占原油进口总量的40%左右,为每日290万桶,是1985年5月以来的最低点。石油输出国组织无疑成为美国页岩油气革命影响最大“受害者”,而受冲击最大的就是沙特。沙特在失掉一些美国客户同时,政治上在美国政府面前的重要性也大幅下降。维持原油产量、压低价格,以自己的低成本优势打压美国页岩油行业,重新夺回美国市场和对国际石油市场的掌控权,就成为沙特目前的核心战略。在这种背景下,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石油输出国组织为了市场份额,做出不减产的决定,摆出了死磕到底的阵势。当然,沙特知道自己面对的对手并不仅仅是页岩油,还有伊朗和俄罗斯的石油出口。它是一箭三雕,还是功败垂成?
今年1月,美国知名漫画家Robert Ariail在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发表了一幅名叫“横栏还会有多低”的漫画。漫画中,美国石油生产(US OIL PRODUCTION)代表正竭力屈膝低头,几乎躺倒在地上,正试图通过石油与天然气价格(OIL & GAS PRICE)这根横栏。而在旁边,有两个人在对话,一个人在问带着“SAUDIS”标示的沙特人:横栏还会有多低?
这幅画形象地刻画了石油输出国组织不降低石油产量,使油价持续下跌对美国页岩油气造成的影响。也预示了石油价格战的最终结果:国际油价跌到一定水平,产油成本较高的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就会被迫减产,甚至退出市场。少了美国页岩油这个新兴石油供应源的威胁,以沙特为首的石油输出国组织就会保住其主导全球石油市场的地位。
但页岩油在美国的大量出产,引起的并不仅仅是与石油输出国组织的单向对峙,而是颇有政治色彩的三国杀:不管是阴谋也好还是阳谋也罢,这场石油大战重创了以能源输出为主要经济增长点的俄罗斯。作为全球产油大国,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占出口份额的60%,油价大跌,让俄罗斯经济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当然,将油价大战仅仅归结为美国的页岩油革命一定是片面的。页岩油充其量也只不过是大西洋(从太平洋改为大西洋)上一只扇动翅膀的蝴蝶而已,地缘政治的较量、货币战争的波诡云谲才是引起油价大战的真正风暴。但不管专家们如何分析,页岩油在这次价格战中都无法缺席。

  从风光一时到付出代价
  2009年以前的美国,是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口国,每年原油进口量达5亿吨,占美国原油消费量的60%以上,巨大的石油进口量给包括石油输出国组织在内的所有产油国创造了巨额的美元储备,美国也成为全球最大的债务国。
页岩油商业化生产的成功,确保了美国的能源供应,降低了对外依存度,使美国油气开采行业浴火重生:2014年美国石油产量大幅上升,达到日产895万桶,为近30年来最高水平,同时,进口原油占美国国内消费比重从2005年的60%大幅下降至当前的30%。按照国际能源署(IEA)的估计,到2020年美国会超过沙特,成为全球最大的产油国。
从页岩气到页岩油的成功,给美国创造了成千上万的就业机会,促进了经济的复苏。页岩油的商业化开采过程中,油页岩水平钻探和“水力压裂”技术日臻成熟并得到大范围推广,为其它国家油页岩的开发利用提供了复制的范本,这对世界石油工业的发展都是不小的贡献,其意义似乎可以和1859年德雷克在宾夕法尼亚州的泰特斯维尔打出美国第一口油井相提并论。中国、英国等国家受到启发,也开始制定本国的油页岩开发利用计划,一场全球性的页岩油开发浪潮似乎触手可及。
但页岩油商业化生产对国际石油市场的冲击却是很多专家学者始料不及的,同时也低估了石油输出国组织捍卫市场份额的坚定意志。不过,在任何战争中都没有毫发无损的胜利者。对峙到今年1月,美国页岩油生产的投资商们开始败退,主要原因就是:页岩油作为非常规油气资源,其生产成本明显要高于沙特等国的石油生产成本。
根据摩根士丹利证券研究团队的估算,在美国18个页岩油生产地区当中,仅有4个地区的西德州原油损益两平(什么意思?)油价是在52美元以下,其余的14个页岩油产区损益两平(什么意思?)均价至少为61美元。因此,如果国际油价长期低于50美元,那么将重创美国页岩油生产商的积极性。自去年夏季以来,美国石油开采商已停运了约24%的钻井平台,降幅为1987年以来最大。
华尔街日报今年1月2日报道,美国首家页岩油开采企业WBH能源(WBH Energy)提交破产申请。这家位于得克萨斯州奥斯汀的私营公司目前债务总额在1000~5000万美元之间,贷款人拒绝再提供贷款。不少页岩油生产商陷入了融资难的窘境之中难以自拔。

  页岩油气往哪里去?
  这场油价大战,对世界传统石油工业造成了巨大冲击,世界各大石油巨头都在重新调整自己的能源开发布局,缩减投资,力求降低成本,减少损失。美国第三大石油公司康菲石油继2014年12月削减了20%开支之后,年初再度缩减15%;美国第四大石油公司西方石油宣布2015年大幅削减33%的开支;雪佛龙则推迟了其2015年钻探预算。而对于煤化工、新能源汽车等行业来说,因成本的原因,也极有可能在短期了失去了科技研发的动力。同样,页岩油行业在价格大战中也无法独善其身,面临如此严峻的考验,能否有效调整发展战略,降低开发成本,不仅事关生死存亡,也将对页岩油行业走向何方产生影响。
有专家认为,以目前美国页岩油企业的开采成本和实力,无法与石油输出国组织抗衡,更无法撼动沙特的市场地位。在油价打压下,美国页岩油在2015年会进入调整期,新兴的、作为石油市场颠覆者姿态出现的美国页岩油企业将告别高速增长期,进入痛苦艰难的破产重组时代。这样的观点能否站得住脚呢?我们不妨分析一下。
首先看大家津津乐道的成本方面。页岩油井本身开发成本较高,另外,由于页岩油井开发出油后,每个月的续产量都会减少,年衰减率达到60~70%,必须进行二次压裂才能维持产量,导致页岩油开采成本居高不下。而沙特的石油开采成本平均每桶不到20美元,如果油价在2015年继续下跌,甚至在原油降到30美元的价位,世界各国的绝大部分石油企业都无法盈利时,沙特的油井仍然能赚钱。反观美国的页岩油企业,目前对页岩油气、主要是对页岩油的开采和盈亏平衡成本的计算并没有清晰和准确的估值,但大部分公开的分析评论认为,美国页岩油企业需要每桶65~75美元的油价才能赚钱;如果低于这个价格,大部分油企都将失去盈利的可能性,使减产、甚至关井都成为不得已的选择。
再看资金方面。拥有足够的资金是企业度过经济危机的保证。沙特目前的外汇储备高达7500亿美元,十分充足,这使政府主导的沙特石油企业可以长时期支撑低油价带来的冲击。而美国的页岩油企业多数由投资者来支撑,他们只是在进行一次只求回报的投资。如果低油价导致回报很低甚至没有时,投资者自然会另起炉灶。根据标普Capital IQ的数据,2010年,美国以油气生产为主业的公司混合债务总额为1280亿美元。到2014年第四季度,这些公司债务已经高达1990亿美元(不包括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在债务大增55%的同时,2014年9月以来的营收增速只有36%。从2014年6月油价见顶以来,美国页岩油企业的股价大部分被腰斩,如桑德里奇能源公司(Sandridge)股价已跌掉了80%。这种情况会让投资者丧失信心。
而从发展趋势看,北美的页岩油在沙特的威逼下,确实在走下坡路。破产保护、兼并重组等似乎成了不可避免的选择。但不要忘记石油不是西瓜和土豆,它是一种特殊的战略性大宗物资,油价从来都不是只受市场供需价格影响的乖宝宝,地缘政治、货币战争,甚至意识形态等,都有更为强大的影响力去改变油价的走势。因此,有必要提示一下促进美国页岩油生产快速增长的三大因素中,除了资源丰富、技术成熟外,就是体制机制灵活,政策扶持到位。美国联邦和地方政府为促进页岩油气产业发展,曾出台了许多鼓励性的财税政策,大力吸引外资和国内企业投资页岩油气,目前在美经营企业数以万计,涉及技术服务、金融等方面,形成了基于市场运作的完整产业链。因此,当国际油价持续下跌,并有可能对战略产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时,美国政府极有可能霸道地出台新的政策与办法,帮助企业度过难关。是继续以自损八百的勇气与俄罗斯博弈,还是适可而止地转身上岸,实在值得再三思量。但从积极的角度考虑,页岩气已经取得成功,页岩油也是能源大家族中不可缺少的一员。美国页岩油的开采曾繁荣一时,如今在油价压迫下乱象丛生,也并非全是坏事,经过此劫后加以兼并重组,转型升级,也许浴火重生的日子就会到来。
 




版权所有:石油知识杂志社官网 备ICP800051890 网络支持:炎黄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