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兹别克斯坦的历史名城——布哈拉

  因为要采访中亚天然气管道C线场站的建设情况,有幸来到乌兹别克斯坦历史名城—布哈拉。过去只是在书本上领略他的风采,这次让我近距离感受到了布哈拉的魅力。

  布哈拉是布哈拉洲的行政中心。该洲的工业除棉花和其他农产品加工以外,天然气、石油等能源工业开发也占有很大比重。其中,布哈拉一希瓦地区业已探明的天然气储量占共和国总储量的78%。说布哈拉是一座石油之城,并不为过。从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到布哈拉200公里的路程车开了近5小时,这除部分路况较差的原因外主要是所用单位车的限速。

  抵达布哈拉已是傍晚,土黄色的古建筑在夕阳的照耀下,呈现出浓郁的金黄色,清真寺外墙上的蓝色贴瓷,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更显得古朴庄严。

  我们入住老城的酒店,酒店外正在举办当地一年一度的商品展会,整条街道布满摊位,人流如织,广场中临时搭建的看台上演出正兴,穿着各式民族服装的人们不顾40摄氏度的高温聚集台前观看。站在其中感受到古城的热烈氛围。

  难抑对古城的向往,第二天凌晨5点就拿着相机冲出酒店(因8点要去3号站采访)。此时的太阳已高高地挂在天空,朝阳下的古城显得神圣而宁静、更加雄伟壮丽,那种梦幻般的感觉无法用语言形容。站在古堡的阶梯上,一幅美丽画卷映入眼帘:街心背靠古城墙的银杏树下的长椅上,一对老夫妇静静坐着,树叶裟裟,影洒满地,那画面美极了,便迫不及待拍下此景。那些比我起的还早的各国游人,都静静地走着、看着,不时举起手中的相机拍下古城的壮美。

  走进一居民区,街巷纵横,方向不一,进入其中,如同陷入迷宫。因来时作的功课,略知布哈拉古老居民区的一些情况,如房子大多是砖瓦房和土坯平顶房构成,这样的建筑,易守难攻,是为御敌之需等。在临街少有窗户的墙面上,欣然看到一美丽少女倚窗而望,脸上荡漾幸福的笑容。

  据朋友介绍,“布哈拉”来自梵语,是“佛教寺庙”的意思。但在今天的布哈拉,已经看不到佛教寺庙的踪迹。公元708年,阿拉伯军队攻占布哈拉,许多教堂、寺庙被迫变成清真寺,伊斯兰教逐渐在这里被当地居民接受。1220年,成吉思汗突袭布哈拉,屠城并殖民。1370年被帖木尔征服之后,布哈拉才开始了其复兴之路。

  据资料记载,布哈拉的老城区足有整个市区的一半面积,其间散布着140多座中世纪以来的各种风格的神学院和清真寺。目前,布哈拉市保存了许多中世纪时期优秀的建筑,如夏宫、雅克城堡、萨莫尼皇陵、波依卡扬广场、“米里-阿拉布”神学院等,无论从景观造型,或是内部陈设和装饰都保留着古风古貌。该市古迹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例为世界文化遗产。

  这些古老的建筑,在前苏联时期,除了少部分仍然作为宗教场所之外,大部分早已改为商铺、酒店或者餐厅。在商铺里,摆满了流行于中亚的羊皮画、羊毛地毯、铁器、铜器、葫芦画等工艺品,以及丝绸、帽子等伊斯兰服饰。工匠们则坐在自己的店铺门前,在羊皮上绘画,雕刻木器或者铁器,以吸引顾客。我们还看到一家名叫“SILKROAD”(丝绸之路)的商店,里面卖的T恤、帽子上都印有骆驼或者中国瓷器的图案。

  据同事介绍,布哈拉在古丝绸之路上的地位,还体现在城市周围的驿站上。随着现代交通工具的出现,马和骆驼逐渐退出城市之间的道路,驿站也慢慢地被加油站取代。

  从布哈拉驱车前往撒马尔罕的途中,有一个被称为“马力克”的古丝绸之路驿站遗址,是乌兹别克斯坦境内保存最完好的古丝路驿站。驿站遗址位于撒马尔罕和布哈拉这两座丝路名城之间,始建于公元11世纪,是以当时投资建设者的名字命名的。这个驿站,连同两座城市之间的另外9个驿站,共同见证了帖木儿王朝时期最为繁荣的丝绸之路。

  早在2011年9月21日,中乌两国就签署了中亚天然气管道C线工程建设协议。C线与已建成投运的A/B线并行敷设,将输送来自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3国的天然气。这条管道线路长度为1840公里,其中乌国段529公里,设计输气能力为每年250亿立方米。按照中亚天然气管道公司建设计划,C线于2014年1月开始供气,2015年12月达到设计输气量。目前C线已全线贯通,投运后的中亚天然气管道全线的年输气能力将提升至550亿立方米以上。这是中乌两国深化能源合作的又一个新的里程碑。

  “中亚城市博物馆”、“伊斯兰穹顶”、“智慧的布哈拉”、“蓝色城市”……这些名字,都是对这座城市的别称。这座位于阿姆河支流泽拉夫尚河三角洲畔的绿洲之城,曾经是古代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今天依然成为新能源丝路上最为活跃的城市之一。当中亚其他城市里的丝路遗迹已然成为历史,但布哈拉老城区里有着数百年历史的集贸市场依然商旅往来,顾客如织。




版权所有:石油知识杂志社官网 备ICP800051890 网络支持:炎黄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