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玉柱和他的28米钻探距离 ——纪念沙参2井实现首次重大突破30周年

沙参2井发出“沙漠春雷”
三十年前,1984年9月22日凌晨4时10分,新疆塔里木北部沙雅隆起带,一口钻井打至5391米深处时,沉睡亿万年的油龙突然探出头来,朝天喷吐出高达五十多米的火(舌)柱,人们欢呼雀跃地高喊“出油了,出油了!”但喊声未落,大家都认识到发生了可怕的事情:井喷!
出油同时发生井喷的消息传到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震惊了一位正在乌鲁木齐开会的中年人,他不到五十岁却已霜挂两鬓,听到消息后,急忙和骞振斌、汪开荣等人乘着一辆北京吉普向塔里木日夜兼程地赶来。进入轮台县境内,离井场尚有60多公里处,便见到冲天大火,光芒四射。
这口井,就是当年《人民日报》以“沙漠春雷”为题,在头版头条报道的著名的“沙参2井”;这位中年人,就是当年获地矿部塔里木盆地沙雅隆起沙参2井高产油气流找矿特等奖、如今已年近八旬的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康玉柱教授。
1984年以前,中国所发现的100多个油田,都是中、新生代陆相的,唯独沙参2井是我国第一口古生代海相油田的发现井。著名地质学家、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关士聪说:“沙参2井的成功,是塔里木盆地甚至在全国范围内,下古生工业油气流层的首次发现,是我国海相工业油气流的首次发现,对我国海相古生代油气田的勘探与开发具有重要意义。”
 
一切成绩都从党员带队开始
康玉柱出生于辽宁省北宁市,1960年毕业于长春地质学院。在他毕业的那年秋天,地质部组建第一普查勘探大队,并通知长春地质学院要10名应届毕业生,且必须由党员带队。这一光荣而重要的任务,便落到了年仅24岁的康玉柱同学肩上。从此,他的一生和石油结成了不解之缘。
1961年初,他参与了华8井井位的确定决策,实现第三系油气的首次重大突破,奏响了华北平原石油大规模勘探开发的序曲1984年,以地质力学理论为指导,在塔里木盆地主持实现了我国古生代海相油气田首次重大突破,成为我国油气勘探史上的重要里程碑,拉开了塔里木盆地找油大会战的序幕;“八五”和“九五”期间主持国家重康玉柱点科技攻克关项目和地矿部5个科研项目,全面系统研究评价了塔里木等盆地油气资源、油气成藏特征;1992年首次建立了我国古生代海相成油理论、丰富和发展了地质力学找油理论及初步形成了中国西北地区叠加盆地成油特征等;在塔里木盆地主持发现10个油气田和我国第一个古生代的塔河大油田……
辛苦的努力给他带来的众多的荣誉:他曾获地矿部个人特等奖、记一等功,获地矿部集体特等奖两次,新疆自治区有突出贡献奖、地矿部一等奖各一次;1993年获李四光地质科学奖,2005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但时至今日,他最让后来的石油人津津乐道的,仍然是他给我们留下的突破28米钻探距离打出沙参2井的故事。
 
“石油梦”源起于塔里木。
1970年5月3日,地质部部长、著名地质学家李四光在其办公室里听取了康玉柱关于评价塔里木盆地的设计方案后,指示说:首先要搞清有几套生油岩、库车的油是从哪里来的、气源情况如何;再就是要作全盆地油气前景评价和分区评价,为上石油勘探队伍做好准备。
两个月之后的7月30日,康玉柱等人就在在塔里木盆地首次发现了石炭一、二叠系生油岩,打破了认为古生界无生油岩的错误判断。这给他们在塔里木盆地找到石油增添了信心。
为了安排1971-1975年石油勘探规划,石油工业部工作组领导专门听取了康玉柱、吴德元、江圣邦等人的发言。他们汇报了以李四光先生的地质力学理论为指导,于1967-1969年在甘肃研究评价了8个盆地,于1970年用了近半年时间作塔里木全盆地油气前景评价和分区评价的情况。石油工业部工作组领导同意康玉柱的看法,认为:塔里木盆地是在地台基础上发展形成的,不但发育有中新生代生油岩,而且还发现了石炭系二叠系生油岩,形成了多套生储盖组合;盆内圈闭多,具有形成大油气田盆地的条件,是我国未来重要的大型含油气盆地之一。
1977年8月,根据国家石油工业发展的战略需要,地质总局组建了以康玉柱为负责人的塔里木油气开发筹备组。1978年5月8日,国家下令成立“地质部新疆石油普查勘探指挥部”(后改为西北石油局),从此吹响了推进塔里木勘探找油的号角。
一年后,在塔里木盆地北部柯坪地区观察古生界地质剖面时,在奥陶系岩洞首次发现稠油的基础上,康玉柱等人第一次推出寒武系-奥陶系是塔里木盆地重要的生储油岩系的论断。从此,塔里木古生代被推定有两套生油岩,展现出了广阔的油气前景。
 
沙参2井的诞生
1979年9月,以李四光地质力学理论为依据,康玉柱认为沙雅隆起在早古生代时,就形成一个东西向沉降带,属东西向展布的平静负磁场区,而晚古生代形成了隆起带,所以应发育有古生界,同时也应发育中生界。因此他提出勘探重点应作战略转移至塔北沙雅隆起(斜坡)的建议。
两年后的1981年7月9日,跃参1井钻进至4747米二叠系地层,首次发现厚约700米的三叠-侏罗纪地层泥质岩,确定为中等生油岩,从而敲开了塔东北广大地区油气前景的大门,增强和坚定了大家在沙雅隆起油气勘探的信心。1982年3月,康玉柱将全家从鱼米之乡的湖北荆州迁往新疆乌鲁木齐,下定决心长期扎根边疆为国家寻找大油气田。
1983年4月,以康玉柱为主的勘探团队圈定了古潜山构造,并定下了沙参2井的井位。一个月后,他亲临现场作沙参-2井井位的最后勘定工作。8月12日,正式开钻。
一年后的1984年8月23日,当井深达5363.5米时,见到白云岩古风化壳,并取到少量白云岩岩芯,但是无任何油气显示,而且井漏开始。此时,工程方面领导提出:“停钻完井!”
这可是一件大事啊!康玉柱心想,重大决策一定要于法有据,按“套路”走。为此,他当即提出召开紧急会议,针对立刻停钻完井的三点原因,他果断提出沙参2井不能停钻,而且至少要再打100米的三点科学见解:一是仅仅见到一点白云岩,便确定了地质时代还为时尚早,我们的地质任务还没有最终完成;二是沙参2井在3800多米已发现了中新统有良好的油浸砂岩,此油可能是从深部运移上来的;三是根据我国东部古潜山油藏的特征,油气不一定在壳面上,而往往富集在距离风化面以下几十米深的风化淋滤带内。因此,康玉柱建议:必须往下再钻进100米。
在向地质矿产部石油局领导作了汇报后,决定往下继续打。但为慎重起见,两个礼拜以后的1984年9月6日,中国地质学会、中国石油学会、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在乌鲁木齐召开了为期一周的塔里木第三次油气资源座谈会,知名专家、教授、学者共180多人与会对塔里木盆地油气前景进行强烈讨论。面对很多人的悲观情绪,康玉柱坚持认为,塔里木盆地发育含4套烃源岩的多套油气成藏组合,是寻找大油气田的有利地区。
此情此景下,康玉柱心想:一切重大决策,应得到上级领导授权的绝不要超前推进,于是在电话里向地矿部石油局副局长又详细汇报沙参2井的情况,副局长当机立断:“同意你们接着打!”并强调说:“现在才打到5363米,离原设计深度5800米还差500米左右,接着打,100米不行的话,打200米!”。此时的康玉柱便全身心地投入到沙参2井的加深勘测中去了。
三大学会三位理事长联合召开的第三次塔里木油气资源座谈会结束后的第十天,即1984年9月12日凌晨4时10分,沙参2井在6008井队长王守忠指挥下,仅只在打了28米即打到5391米的奥陶系白云岩时,逶迤卧盘长达亿万年的油龙鼻子被牵出来了,喜获日产油1000立方米、天然气200万立方米的高产油气流。
1985年1月,地矿部召开了第二次授奖大会。会上李奔和徐生道受到了大会表扬。康玉柱获地矿部塔里木盆地沙雅隆起沙参2井高产油气流找矿特等奖,记一等功。6008井队长王守忠获地矿部劳动模范称号。
 
28米奠定的辉煌里程
仅仅只再钻了28米,中国古生界海相油气的就获得重大突破,使塔里木盆地油气勘探发生了历史性的转折,并为我国石油地质理论翻开了崭新的一页。但也许只有康玉柱等人才会深深体会到,这28米的距离,不仅浓缩了绵延的万里征程,也奠定了今后中国石油工业的辉煌里程。
由于28米的深钻,接踵而来的是沙参2井获油气重大突破后带来的辉煌:1985年初,地质矿产部组织了空前规模的塔北联合勘探会战;1989年,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先后六上塔里木盆地进行油气勘探大会战,同时,各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将科研重点转向油气前景利好的塔里木盆地。时至今日,沙参2井已诞生整整30个年头了。在这30年里,塔里木盆地内5个隆起、两个斜坡和4个坳陷都发现了油气田;在发现了12个大油气田的同时,又发现了30多个中小油气田;在鄂尔多斯石炭-二叠系、奥陶系和四川盆地古生界海相及准噶尔盆地古生界等共又发现了19个大气田和多个油气田,至此,在李四光地质力学理论和发展了的李四光地质力学理论指导下,古生代海相油气开发成为了中国油气增储上产的主要领域。
但28米的背后,并不仅仅是塔里木油气群井的辉煌,更重要的是引起了国家层面的高度重视和催生了一个伟大的开发构想——西部大开发具有标志性的“西气东输建设工程”。
占全国天然气资源总量22%的塔里木天然气的发现,使我国成为继俄罗斯、卡塔尔、沙特阿拉伯之后的天然气大国。有资料显示,我国天然气资源59%在中西部,且主要又集中在西部地区特别是塔里木盆地。而我国东部长江三角洲地区经济实力强,发展速度快,但能源供应短缺,结构调整任务紧迫,天然气需求强劲,当地自产能源也少。于是,1998年国家就开始酝酿“西部天然气资源供给东部天然气市场”,并于两年后正式启动。这不禁还会让人想起那28米的钻探距离,如果没有捅破这28米的窗户纸,我们距离这样伟大的构想,是不是还需要摸索很多年? 



版权所有:石油知识杂志社官网 备ICP800051890 网络支持:炎黄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