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石油工程的开拓者——严爽

1895年,在江苏省泰兴姚王乡殷家庄的一个中医之家,诞生了一个男孩,父亲为其取名严爽,字潆波。这个人后来走进了北京大学矿冶系,成为了石油工程专家,为中国石油工业的发展史写下了光彩夺目的一页。
 
积跬步以至千里
严爽的父亲医术高明,有记载说“求诊者颇多,赖以起家”。这样的家庭为严爽早期的教育他物了条件,7岁入私塾读书,14岁进入泰兴县立小学学习,16岁在南京两江师范学校读书。开明的父母支持他继续求学深造,1913年严爽进入北京大学预科班,后来进入矿冶系学习。从此,他踏上了中国石油工业的建设之路。
严爽在学习的道路上从未止步。1937年1月,赴日本、美国考察石油工业,8月正式进入美国诺曼大学研习石油工程。学海无涯苦作舟,严爽一生都在一边工作、一边孜孜不倦地学习着,就连在他人生最后的三年,还于1959年6月进入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学习。正是他以积跬步以至千里的精神,才为在石油工程领域进行科学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成就了他传奇的一生。
 
打出第一口出油井
1919年严爽大学毕业后,先后到开滦煤矿矿场、北京石景山龙烟铁矿和北洋政府农商部矿政司任职。1929年6月又到吉林穆棱煤矿任采煤技师。九一八事变爆发后,祖国的半壁江山沦陷敌手,日寇的铁蹄肆意践踏着神州大地。严爽不愿做亡国奴,于1932年愤而辞职,来到南京国防设计委员会做调查员,为中国的采矿工业奔波操劳。
1934年,国民政府国防设计委员会决定开采陕北石油,任命孙越崎为陕北石油勘探处处长,严爽为主任。当年9月,在陕北延长井位,严爽担任第一钻井队队长的101井出油,日产1.5吨。这是中国人完全以自己的力量打出的第一口出油井,严爽也成为中国石油钻井第一人。这在中国石油工业史上具有重要意义。出油的第二天,他们架起了原始的卧式锅炉,用骆驼草、柳树和附近煤矿的煤作燃料,采用蒸馏的方法,炼出了柴油,随即用自己炼出的柴油启动了柴油发电机。
油井出油7个月后,刘志丹领导的红军攻占了延长。当毛泽民得知延长油矿的情况后,为打破国民党的封锁、发展生产,立即派人将严爽等人接到他的住处。毛泽民与严爽促膝谈心,请严爽担任延长油矿技术主管、中央石油厂主管技术厂长。
此后,严爽所在的石油厂不仅为为红军和边区政府生产出了煤油、蜡烛、油墨,还研制出预防冻伤的防护油膏。原来,经过长征到达陕北的中央红军,军中多南方籍战士,北方寒冬朔风凛冽,红军战士不适应北方冬天的寒冷干燥天气,手足多皲裂或生冻疮,行动大为不便,严重影响了战斗力。严爽专门研制的防护膏批量生产后供红军使用,作用十分显著。为此,严爽受到中央的表扬,被授予“边区模范”。1936年初,在毛泽民的关怀下,严爽在延安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国难当头奋战玉门
正当严爽一行在大西北的荒原上风餐露宿、为石油奔波的时候,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全面的侵华战争。此时,严爽和很多有识之士认识到,中华民族到了最危亡的时刻,为了战胜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必须拥有自己的石油!
1938年6月,资源委员会在汉口成立甘肃油矿筹备处,任命严爽为筹备处主任,开发玉门石油。严爽和孙健初、靳锡庚同赴兰州,开始筹备所需要物资。1938年11月,严爽一行人坐上一辆破旧的卡车,沿着刚修建完毕的简陋的兰新公路,从兰州颠簸着向酒泉进发,再次奔赴玉门。
1939年3月,经周恩来批准,由陕甘宁边区借来的第一部钻机运抵老君庙,从各地调集和招募的技术人员和工人也陆续到达。5月,在距老君庙北15米处,第一口油井开钻,不久即自喷出油,每天可产油10吨。玉门石油,这颗深藏于地下的明珠终于放出了夺目的光华。
后来,又有几口油井相继出油。1940年8月,从湘潭煤矿运来的钻机到矿,严爽决定加深4号井。1941年4月21日凌晨3时,钻到439.17米发生强烈井喷,从而发现了玉门油田的主力油层L层,证明玉门油田是一个储量丰富、具有工业开采价值的油田。
严爽、孙健初、靳锡庚等年轻有为的专家学者,不负民族众望,在艰苦的环境中和简陋的条件下,奋战数年,专心致力于祖国石油资源的开发,致力于中国石油工业的建设,在中国石油工业发展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笔。
靳锡庚写的《回忆早年玉门油矿》一文中说到:“那时,山上连一条小路都没有,我们对地理不熟,费了很大力气才爬上一个又一个的悬崖陡坡。由于天气太冷,我们都吊着一条长鼻涕,落在平板仪上就成了冰棒,大家想象一下当时的艰苦环境。那时,暖水瓶不像现在那么普遍,爬山时候,没有水喝,只好吃雪,工作一会,休息一会,又冷又饿,拿出带去的饭,早已变成了硬邦邦的冰块,我们只能顺手拔些骆驼草燃起来,一边热饭,一边取暖。”从以上这段文字中,可以知晓玉门油田开发初期环境之恶劣、条件之艰苦。
正是在如此艰巨条件下,孙越崎、严爽等人建立起了我国第一个石油工业基地——玉门油矿。1941年3月16日,甘肃油矿筹备处和动力油料厂合并成立甘肃油矿局,隶属于资源委员会,由孙越崎出任总经理,严爽任矿长,负责石油的勘探和开采。
整个抗战期间,玉门油矿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战胜了日机轰炸、1942年井喷大火和1943年的特大洪水等重重艰难险阻,在1939年到1945年期间,共完成钻井61口,产原油7866万加仑,炼产汽油1303万加仑,煤油511万加仑,柴油近72万加仑,此外还有石蜡等副产品,给抗战增加了巨大的物资力量。
 
为新中国守护国有资产
抗战胜利后,为了整合全国各地的石油事业,同时防止国外石油公司垄断中国市场,1946年6月1日在上海成立了中国石油总公司,翁文灏任董事长兼总经理,总经理之下设 4 名分管具体事务的协理(即副总经理),分别是负责总务和财务的张兹闿、负责矿务的严爽、负责炼务及材料的金开英和负责业务的郭可铨,这些人都是中国石油界的元老。
上海解放前夕,国民党为了把石油专业人才移至台湾,在台湾设立了分公司,让严爽担任总经理,严爽断然拒绝。作为总公司协理的严爽,接受中共地下党的领导,直接出面将中国石油总公司原有的“员工励进会”、“员工福利会”改造成为“员工联合会”,使之掌握在地下党的手中。“员工联合会”实际上成为中共与即将垮台的国民党当局进行斗争的合法组织。斗争的结果,不仅保护了原中国石油总公司的绝大多数企业资产,而且将绝大多数高级技术人员留在了大陆,留在了新中国,可以说严爽功不可没。
 
为石油工业献身的一生
为了发展我国的石油工业,严爽曾撰写了《中国油矿纪要》,于1948年3月完成。《纪要》共有甲(绪言)、乙(延长油矿)、丙(新疆油矿)、丁(四川油矿)、戊(甘肃油矿)、己(台湾油矿)、庚(阜新油矿)、辛(扎哈油田,即青海油田)等8章。严爽以天干为序分章,以大写数字分节,这是比较少见的。该书对于每一个油矿都详细地描述了地理位置、开采经过和开井数、开井时间、见油情况,以及对将来的展望。后附有详细的地质或油井分布蓝图,便于读者更直观地了解油矿情况。
上海解放后,严爽又编写了《中国石油事业概况》。《概况》阐述了中国的石油资源、供需、地质、公司和各油田及人造石油厂、在华洋油公司的规模和经营、油品价格、供销设备及运输的情况,并对恢复发展新中国石油工业提出了建设性意见。
新中国成立后,严爽先后担任中央人民政府燃料工业部石油管理总局副局长、中华人民共和国石油工业部地质勘探司副司长,一直满腔热情地参与新中国石油工业建设。
1962年5月,严爽在北京病逝。他用自己奋斗不息的一生为中国石油人树立了学习的榜样。 



版权所有:石油知识杂志社官网 备ICP800051890 网络支持:炎黄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