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经典中寻找勇敢的心 ——重读石油诗人李季的《玉门诗抄》

遍山都有油,遍地油如泉;
不怕劳动的就是勇敢的人,
那钥匙就是一颗勇敢的心。
                ——摘自李季的《我问昆仑山》
 
    
  一位在石油战线工作的朋友要到国外的项目去工作。他去的地方是中东,是不时响起阵阵枪声的地方。临行前几位朋友小聚送他。酒至半酣,一腔中国石油人的豪气上涌,他朗诵起了准备好的一首诗,既是与大家话别,也是为自己壮行。他朗诵的是中国石油诗人李季的诗歌《我问昆仑山》。
  朋友走后,我重新拿起了《玉门诗抄》这本薄薄的但却很有分量的诗集。
 
 

名副其实的石油诗人

在中国石油领域,吟咏石油伟业、歌颂石油创业人的诗人很多,但以生活体验之深刻、作品创作之丰富还无人可与李季比肩。作为第一位被文学界称为“石油诗人”的诗人,李季是名副其实的。
上世纪50年代, 诗人李季是蜚声国内,在新诗的流派中,为“浪漫派”诗人的代表。他成长在社会主义旗帜下,少年参加革命,1935年在延安抗大学习并加入中国共产党。他曾任八路军总司令部特务团指导员、中共中央北方局党校教育干事、《群众日报》副刊编辑。建国后,李季历任中南文联编辑出版部部长、《长江文艺》主编、玉门油矿党委宣传部部长、中国作协创作委员会副主任和兰州分会主席、《诗刊》《人民文学》主编,中国作协副主席、书记处常务书记、第一至三届理事,中国文联第一、四届委员。这位诗人还是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作为伟大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成长起来的新一代诗人,他写下了长诗《王贵与李香香》《杨高传》、诗集《玉门诗抄》,歌颂伟大的党、伟大的社会主义和新中国。《王贵与李香香》自是家喻户晓,而他更为响亮的,是写作了一批“石油诗歌”,而被人们热情地称为“石油诗人”。
和其他读者一样,提起李季,我也会首先想到是他发表于1946年的长篇叙事诗《王贵与李香香》。这首诗采用陕北民歌“信天游”的形式,以土地革命时期陕北农民革命运动为背景,通过—对农村男女青年的恋爱故事,生动地反映了陕北“三边”地区农民闹革命的壮烈景象。这部作品是现代新诗进程中的又一次重大突破,出版后就震动了当时的文坛,得到各方面的好评,给我国新诗运动打开了新局面,也为李季在中国文坛赢得了一席之地。
新中国成立后,李季创作更加勤奋,作品更加丰富,应时代与祖国石油工业建设的需要,他的诗笔从在农村天地中的徜徉转向更多地抒写石油战线上的先进人物与事迹。他的足迹遍布昆仑山下、祁连山头,他的身影穿行在柴达木盆地和塔克拉玛干沙漠;他不仅是玉门油矿党委宣传部长,更是油田会战的普通一兵。与石油人的朝夕相处,给了他无尽的创作灵感,他先后写出了形式多样、内容丰富、艺术感染力极强的石油诗,如短诗集《玉门诗抄》《玉门诗抄二集》《致以石油工人的敬礼》。1965出版《石油诗》一、二集。以及歌颂石油工人的长篇叙事诗《石油之歌》等新作。可以看出,石油诗的创作,贯穿了他后半生的创作生涯。这些作品也使他获得了“石油诗人”的美誉。
 
 

《玉门诗抄》来自玉门

油海书香,李季为中国石油文学留下了一笔光辉的遗产。在这些熠熠生辉的作品中,短诗集《玉门诗抄》所给予人们的思考与震撼,时隔多年,仍然散发着极具冲击力的正能量。
我手头有两本《玉门诗抄》,一本是作家出版社1955年4月第1版,繁体字印刷,定价0.21元;另一本是这一版1958年第9次印刷的版本,定价为0.20元。经历了近60年的流传,这两本《玉门诗抄》显得古旧气十足,木刻版画装饰的封面,内页纸发黄,文字是显然的铅字版;墨香与旧纸的味道混合在一起,给人以一种时代的凝重感。李季的这本诗集多年以前在大学时读过一次,此次是为重读。书籍更加古旧,诗情却依旧动人。
玉门油矿历史悠久。早在秦汉时期,玉门就已发现了石油。晋朝人张华著《博物记》、北魏郦道元著《水经注》、唐代李吉甫著《元和郡县志》均有出产石油的记载。玉门油田是中国最早发现和投入规模开发的油田。1938年民国政府资源委员会在重庆设“甘肃油矿局筹备处”,1939年8月11日,玉门第一口油井获工业油流。新中国成立后,这里是中国解放初期诞生第一口油井的地方,是新中国第一个出油的地方,也是中国第一个石油文化诞生之地。这里是孕育大庆、胜利、克拉玛依油田的地方,这里是养育和繁衍中国现代工业的地方,这里曾经激荡着整个民族的光荣与梦想。
1952年冬,李季到玉门油矿担任党委宣传部长,从此以后,他正式成为中国石油战线的一名士兵。他将这祁连山下的这片神奇的土地作为自己从事创作的生活基地,他同那些基层一线员人一起劳动,一起吃饭,一起学习。他的诗也是为这些有血有肉、感悟丰富的石油人而写。在这期间,他与玉门石油人感情碰撞出的火花燃烧出了短诗集《玉门诗抄》。在这本诗集中,没有无病呻吟的抒情,没有空洞无物的官话,有的,只是与石油工人息息相通的真情。
 
 

《玉门诗抄》的力量

这本诗集共收录了李季创作的短诗25首,诗人用质朴的语言、深切的情感为我们描绘了玉门石油人参与新中国石油工业建设的精神风貌。
不妨把这些诗作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精短的小叙事诗,这些作品包括《将军》《厂长》《师徒夜话》《红头巾》等,作品通过对话和故事情节来展现人物的情怀和油田创业风貌。
《将军》这首诗很短,但却描写了一个十分曲折的故事:一位将军解放了玉门油矿的钻工们,并领导他们一起钻探祖国的石油宝藏。可是有一天祖国遇到了侵犯,将军重新披挂上阵,开赴前线——从写作年代上看,将军应当是开赴了抗美援朝的战场——战争中将军一直没有忘记自己的石油工人:
 
在坑道里和军事地图前,
将军总是惦记着那些戴锅盔的人。
 
而工人们也没有忘记将军:
 
那一天志愿军代表来到了矿上,
工人们给将军带去了一件慰问品。
 
  这件慰问品不是贵重的礼物,而是一瓶象征能源的汽油。并许诺:
 
你需要多少我们就送去多少,
祖国的油矿,永远也取用不尽!
 
  这是一个石油工人和将军的故事,这是一个战争与和平的故事,这更是一个能源与发展的故事。在国家能源战略不断调整的今天,读来仍然具有启发。
《红头巾》则在石油开发的大背景下,演绎了一个更为温馨、优美的情感故事。故事中,一个戴着红头巾的漂亮姑娘开着汽车奔驰在戈壁滩上。
 
姑娘系着一条红色的头巾,红得像戈壁滩上初升的太阳。
 
  她是在给井场送钻杆,更是来看望他的情郎——井场的钻井队长。这首小诗很短,只截取了一个路途中的画面来描写玉门油田开发时青年钻工们的生活场景。在那个火红的年代,不仅有奋斗,有牺牲,也有美好的青春和爱情。
诗集中,《厂长》《正是杏花二月天》《黑眼睛》《柴达木一青年》等诗,也都不同的层面表现了玉门油矿沸腾的开发生活的一个侧面。这些小诗中都有活生生的人物在跳动,穿越数60余年的时空,给今天的我们带来感动。年代虽然改变,观念也在更新,但石油人的拼搏意志与奉献精神却长流不息,滋养着一代代石油赤子。
另外一部分诗歌,从创作手法上,可以称之为纯粹的抒情诗。《石油河》《我站在祁连山上》《白杨》《我问昆仑山》等,直接表达诗人对玉门油矿的炙热情感。
  他写流淌不息的石油河:
 
来自四季冰封的群山深处,流向辽阔千里的大戈壁滩。
你是祁连山宝藏热情的宣传者,你把宝库的钥匙传向人间。
 
  他把一位站在井场上工作的钻工比做自豪如战士:
 
像一个守卫边疆的事战士,我昼夜站立在祁连山顶。
我站在那雄伟的井架下面,深情地照料着我的油井。
 
  他借一位石油工人之口,深情地描绘着玉门这座年轻的城市:
 
在那喧闹着的祖国大地上,有一条喧闹着的山岗。
山岗上有一座年轻的城市,这就是我们亲爱的玉门油矿。
 
  而更给人启发的,是这部诗集中最后一那首诗《我问昆仑山》:
 
仰望昆仑山,昆仑顶着天。
昆仑昆仑我问你,千山万岭打从哪儿起?
 
  这不是问山,而是在问我们的石油工业如何找到起点。在诗的最后他又写道:
 
遍山都有油,遍地油如泉。
不怕劳动的就是勇敢的人,
那钥匙就是一颗勇敢的心。
 
  诗人告诉我们,开创石油伟业,找到幸福的生活,一定要有一颗勇敢的心。
 

  读罢这本诗集,掩卷深思,我又想起了朋友临行前朗诵诗歌时的样子。也许他代表着一个年代的中国石油人:年轻,勇敢,才识绝伦。而他朗诵的诗篇,不仅仅在演绎中国石油文学的经典,更是中国石油人创业精神的回归。我仿佛看到李季的诗歌每个字迹都飞扬起来,飘动成满天的星辰——那是诗人的眼睛,是一代代石油人厚望,更是中国当代石油人必须追随的激励与感动。 




版权所有:石油知识杂志社官网 备ICP800051890 网络支持:炎黄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