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石宝珩先生

  2015年9月16日,饱受疾病折磨的石宝珩先生在家中悄然离世。他生前曾嘱咐家人,死后不设灵堂、不搞纪念活动,因此,我们也无缘和他见上最后一面。但石先生为石油工业所做的贡献、为《石油知识》杂志创刊与发展所付出的心血,却让我们难以忘怀。
    石先生其人其事
    石先生在世时,不仅是《石油知识》杂志编辑指导委员会委员,关心和指导着《石油知识》的编辑出版工作,更是在当代中国石油工业享有一定威望、在多学科有着杰出贡献的石油专家。
    2015年2月,春节来临之际,《石油知识》杂志正在准备开展纪念创刊30周年活动,为征求石先生的意见,我曾专程去看望他老人家。在北京西城区六铺炕的一座普通的高层住宅里,我第一次见到了敬慕已久的石先生。此时的石先生因患帕金森综合症,已经无法说话和行走,但精神状态还十分矍铄。我把我的来意说给他听,他十分高兴,脸上洋溢着近乎童真的兴奋之情,打着手势、断断续续地吐出几个词,向我们表达着他的心里话。在他老伴和家人的帮助下,我们理解了石先生话语的含义,同时,也对他的工作与生活有了更多的了解。
    石老先生是一位一生都在与石油地质打交道的专家。1938年在辽宁锦州出生。1963年从北京大学地质地理系毕业后,就投身于大庆油田的创业热潮中,从事石油勘探工作。15年后,因工作需要,他被调入石油工业部任职,先后担任过石油工业部科技司油田科技处副处长、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科技发展局局长等职,主持过很多国家石油地质重大科技攻关项目。他还在中国石油学会、中国地质学会、中国矿物岩石地球化学学会、中国地质学史研究会、中国地学哲学研究会等社团组织中,担任常务理事、副理长等职,积极参加和组织多种形式的学术研究活动,推动石油地质学科的发展。而他在科学研究过程中留下的著作也十分丰富,主要有《石油地质论文辑录》《石油工业通论》《天然气汽车技术》《天然气地质研究》《中国地质科学新探索》等专著和100余篇科技论文,他提出的诸多理论与观点,对我国石油地质研究和油气开发都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在积极组织和参加科研工作之余,石先生十分热衷于传道授业解惑,为培养石油科技人才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他先后在北京大学、中国石油大学(北京)、江汉石油学院、西安石油学院、中国地质大学担任兼职教授,不遗余力地将自己的研究成果传播给年轻一代的石油人。他的很多学生,都已经成为中国石油工业科技创新的生力军;他讲课时的音容笑貌,也在很多人的脑海中留下了难忘的印迹。
    石先生与石油史研究
    石先生不仅在科研领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在石油史研究方面,也卓有成就。
    1970年,他还在大庆油田研究院区域地质研究室工作,就发起组织部分同志编写了《松辽盆地勘探编年史》。这部书出版后很受读者欢迎,多次再版。
    石先生一直坚持下来进行石油史研究著述,却是由于凭他长期在油田地质部门工作所见所闻,发现很多记述石油工业发展史的回忆文章,因为多种原因出现了失实的现象。他觉得应当给后人留下一部清晰、真实的石油史。于是,石先生一边从事科学研究,一边进行石油史勘误,不断地纠正、弥补着前人和同代人在记述石油史事和人物时留下的偏差与漏洞,还原着历史的真相。他先后写出了《对我国石油工业发展史中几个问题的讨论》《关于石油学史研究的几个问题》《中国石油史实九则》《发现大庆油田的前前后后》等文章,针对大庆油田的发现者之争、陆相生油观点是如何提出来的、玉门油田的发现者等问题,在查找了大量资料的前提下进行了详细的考证,提出了较为可信的观点。后来,他将这些文章续集成为《石油史研究辑录》《中国石油史研究》《闵豫与油田开发》等专著,为中国石油工业史的研究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
    中国地质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王鸿祯在《石油史研究辑录》一书的序言中说:“宝珩同志在油田基层工作达10年以上。他的写作很注意第一手资料的收集和评价,对‘史料’的分析是比较全面的。他对大庆油田发现过程的概括叙述,以及对‘陆相生油理论’的由来和发展研究的评述都能做到比较全面和符合实际情况,我想应当能为地质界与石油界所认同。”这也许是对他最好的肯定。
    总结自己的经验,石先生提出了进行石油史研究要遵循的原则。他在《关于石油学史研究的几个问题》(1991)一文中,提出了石油学史研究的目的:开展石油学史研究,就是为石油生产建设服务,对今后石油工业的发展起一份推动之力。他认为研究的目的和意义主要表现在资政、教化、正史等几方面。在内容上,他提出要进行石油事业史、石油学科史、石油科技史、石油人物等方面的研究,全方位、多角度地记录中国石油工业发展的历程。针对当时石油史研究常常局限于对史实的表面记述,缺少有价值观点的问题,石老先生则提出了石油学史研究要总结带有规律性的认识、要探讨石油学术思想史、要同哲学史研究紧密结合起来等观点。这些论述,对今后一段时间的石油史研究具有很大的指导作用。
    石先生与《石油知识》
    石先生在科学普及教育方面也作了大量工作,不仅组织了很多科普活动,写了大量科普文章,还倡议出版了我国迄今为止唯一的石油石化类科普杂志——《石油知识》。
    那天看望石老先生的时候,他说过的一句话让我至今难忘。经石先生老伴的转述,石先生说,他感谢《石油知识》杂志能够经常来看望他;他一直在读这本杂志,一直关心这个他“带大的孩子”。
    石先生称《石油知识》是他的孩子,这句话包含着他与《石油知识》深厚的感情。据石先生自己撰文回忆,读中学时,他就对科学知识的普及很有兴趣,阅读科普期刊是他生活工作中的乐事之一。到石油战线工作后,他就想,石油工业对国计民生如此重要,应当有一本科普杂志向大家宣传石油知识,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和认识。
    1984年,田在艺院士任中国石油学会科普委员会主任,石宝珩被推选为第二届石油科普委员会委员。在一次会议上,石宝珩根据当时我国石油科普工作的实际情况,提出了出版一本石油科普期刊的建议,得到了与会同志的热情支持。会议通过了这项提议,并确定期刊名称就叫《石油知识》。
     他是倡导者,也是力行者,石先生当仁不让担起了杂志的筹办工作。1984年底,他满腔热情地来到了辽河油田,亲自设计栏目、组稿、撰稿。1985年1月试刊号出版了,石先生的内心充满了别样的幸福。1995年,杂志创刊10周年,他主编出版了《石油知识文萃》一书。这本书不仅汇集了《石油知识》创刊10年来的优秀作品,也记录着石先生对石油科普工作的热爱。
    此后,一直在领导岗位上忙碌的石先生虽然工作担子越来越重、时间越来越紧,但他仍然关心、支持着这本杂志,帮助她解决一些实际问题,带领着她一步步前行。
    30年前的1986年10月,石先生发表过一篇题为《对我国石油工业发展史中几个问题的讨论》的文章,在提到为中国石油工业的起步与发展做出贡献的中外专家时,说了这样一句话:“凡为石油事业做过贡献的人,都值得纪念。”现在,这句话也许更适合我们这些晚辈的石油人表达对石宝珩先生的怀念。 



版权所有:石油知识杂志社官网 备ICP800051890 网络支持:炎黄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