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生物燃料渐成主流

在地理位置上,新西兰是一个相对隔离的国家国土面积269190平方公里。它位于太平洋西南部,在意大利和英国之间,为温带海洋性气候,四季温差不大,植物生长十分茂盛,出口经济高度依赖于农业,特别是乳制品肉类木材木制品水果和海鲜
新西兰的油气资源相对匮乏,石油储量约3000万吨,天然气储量约1700亿立方米,几乎所有的化石油产品依赖于进口。当然,由于新西兰的人口密度低和经济性质,人均使用的运输燃料的比例是比较高的,进口燃料可以满足国家运输燃料80%的需求。不仅是石油储量较少,新西兰国内惟一炼油厂的经营情况也不太乐观,早在2009年公司原油加工利润就已经跌到过去6年来的最低水平4.16美元/桶),在低油价下雪佛龙公司还2015年出售了其在新西兰炼油厂的持股。
2016年伊始,新西兰政府宣布将新开放五处油气钻探区域并进行招标,招标截止日期为2016年9月7日,中标结果将于12月公布。此次开放的油气钻探区域包括四处离岸油气开采海域,面积总计52.5515万平方公里,另外一处陆上油气钻探区域面积为1062平方公里。
虽然结果未尽可知,但新西兰政府开发生物燃料的决心昭然若揭:2014年新西兰总共有80%的电力来自可再生资源,主要是利用水电(57%),地热能(16%)及风力(5%)在2025年新西兰有望达到全国的90%可再生能源发电的目标。
新西兰的森林资源丰富,森林面积810万公顷,占全国土地面积的30%,其中630万公顷为天然林,180万公顷为人造林,主要产品有原木、圆木、木浆、纸及木板等。在新西兰最大的生物质资源就是人工林的木材,也是最有潜力去扩展为大规模的生物燃料生产。同时残留生物资源提供具有吸引力的和潜在低成本的原料生物燃料生产,它们仅能满足全国6%的总运输燃料的需求。因此,增加使用量的生物能源在新西兰最大的机遇是为了替代进口的化石运输燃料,特别是在当前没有替代液体燃料的柴油和航空燃料。也有显著的短期机会来增加生物能源的商用和工业用热。
新西兰能源战略,是由新西兰林业和生物能源部门共同开发生物能源,将满足该国2040年25%以上的能源消费需求,其中包括该国30%的运输燃料。到2030年,新西兰可以通过利用低生产率的土地森林来满足全部交通燃料的需求。这里有920万公顷的山地、丘陵,以及这片土地上只转换30%的森林将满足该国的总运输燃料的需求,同时仍保留了更有价值的的平原用于粮食生产。这种大规模的林业生物能源也将带来显著的经济和环境效益。
    新西兰已经有一个成熟的人工林产业和木材加工业,提供了一个坚实的基础以发展未来的生物燃料和生化产业。森林庄园,总计约173万公顷,由主要的辐射松(辐射松,〜90%,25-30轮伐期)和道格拉斯冷杉(6%,40-45轮伐期)。
目前新西兰只能开展有限的政府奖励措施来鼓励生物燃料的实施,既没有授权,也没有在地方设有任何生物燃料使用目标,但这在未来可能会改变。目前,燃料乙醇(包括进口的生物乙醇)是免征消费税,在交通运输燃料的使用上提供一定的激励。在此之上,还有新西兰的排放贸易计划使运输燃料成分免交增值税。在实践中,由于炭的价格低,后者几乎没有影响,而事实上,只有一半的运输燃料的排放量产生的碳排放价格。新西兰能源战略为能源行业制定了战略方向,承认生物质是一种有相当大潜力的能源,表明政府将鼓励生物质能源的发展。

    虽然生物燃料来源于农业材料,但是藻类和城市工业生产残留也是极其重要的。一个初步的宏观经济分析显示,新西兰的能源战略方案已经在经济、环境和社会方面产生了明显效益。 




版权所有:石油知识杂志社官网 备ICP800051890 网络支持:炎黄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