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油价伤了东南亚生物燃料的心

2015年,尽管全球经济形势不佳,但马来西亚毛棕榈油期货是表现最佳的商品之一。因为该国生物柴油的消费计划带动棕榈油市场发展。但是,这对生物柴油生产商并不是一个好消息,因为他们同时还在承受着原油价格低迷的煎
2014年年中以来的全球原油价格暴跌,导致棕榈油价格比化石燃料替代品贵两倍,世界上棕榈油生产大国印尼和马来西亚可能不得不控制棕榈油生物柴油的消费计划印尼预计把2016年汽油中的生物燃料掺混率提高四分之一,达到20%,而马来西亚曾计划把生物燃料掺混率从2015年的7%提高到10%。
    吉隆坡某咨询公司资深棕榈油分析师M.R. Chandran称,他认为马来西亚和印尼将不得不重新审核生物燃料掺混政策,因为两国也是油气生产国和出口国。在原油价格下跌的情况下,仍实施生物燃料掺混政策并不经济。目前汽油只有棕榈油价格的一半。
    分析师预计2016年印尼至少实现10%的生物燃料掺混目标,而马来西亚的掺混率可能低于2015年的7%。但是印尼政府表示将实现20%的生物燃料掺混目标。印尼能源部再生能源办公室主管Rida Mulyana称,最重要的是政府将实施20%生物燃料掺混目标。新的生物燃料掺混目标旨在消耗印尼多达340万吨的棕榈油库存。马来西亚的棕榈油库存也高达百万吨。两国的生物燃料产能利用率很低。马来西亚的棕榈油生物柴油产能已经达到250万吨,印尼达到400500万吨。
Godrej国际公司经理Dorab Mistry称,印尼生物柴油项目能否成功的关键在于补贴以及柴油和汽油价格。由于印尼棕榈油库存庞大,该项目对出口的影响可能有限。

    惠誉国际(Fitch Ratings)在署期的报告也曾指出,由于原油价格低迷,马来西亚汽车制造商抵制生物柴油,印尼的供应链基础设施不完善,导致马来西亚和印尼的生物柴油用量低于预期。 




版权所有:石油知识杂志社官网 备ICP800051890 网络支持:炎黄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