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LNG对市场冲击几何

    位于华盛顿东南约80公里的美国道明尼公司计划在年底前开始生产液化天然气(LNG)。与此同时,一条新的美国天然气出口航线即将开通。
     近年来,美国LNG行业开始利用“页岩革命”带来的低成本优势快速发展,这条航线就是第一批LNG工厂的规划之一。当天然气冷却至零下160摄氏度成为液态时可以用油轮运输,这使得过去15年内美国天然气产量飙升,并将其输送至全球各地。
    然而,看似繁荣蓬勃的LNG行业充满了不确定性。在埃克森美孚和壳牌等公司的支持下,有20多家LNG工厂正待上市。美国政府正在大力推动天然气出口来达到特朗普政府减少贸易逆差的目标,关键在于这些项目必须要先找到天然气进口方。
    除阿拉斯加州外生产的第一批美国LNG出口设备于2016年至2019年投产,切尼尔能源的SabinePass工厂于去年装船发货。如果这些设备全部投入使用,每天将出口90亿立方英尺(约合2.5亿立方米)的天然气,约占美国产量12%。
    由于美国和澳大利亚LNG的超额供应,在LNG市场上买方有优势,并利用这一优势压低价格。
    2013年,印度天然气有限公司(Gail)成为CovePointLNG公司的进口商。近期在新德里召开的一次会议上,Gail公司董事长Tripathi表示要再次针对两份合同进行重新谈判。Gail是印度政府支持的天然气进口合资企业,上个月公司与埃克森美孚就澳大利亚西北部大型项目压低LNG价格谈判成功。
    近期在华盛顿举行的北美天然气论坛上,LNG出口国都在试图找到进口方。尽管目前天然气需求正稳步增长,供应趋于平稳,但市场可能会在本世纪初期至20年代中期收紧。一家新的工厂从建成到投入运营需要花费4年时间,如果客户想在供应短缺的情况下确保LNG供应,就需要在2018年至2019年签订合同。
    在成本方面,美国可以和其他任何地区的LNG竞争。美国的商业模式是建立在与亚洲和欧洲签订20年合同基础之上的,这些签署的合同既保证了收入,又使开发商为他们的项目提供资金。当这个行业开始繁荣时,买家和卖家进行点对点交易。随着市场的发展,流动性越来越强,销售也更加灵活。2000年,世界上只有5%的LNG采取现货或者短期合约方式出售。然而,根据国际天然气联盟和IHSMarkit的数据,截至去年,这一比例上升至28%。
    伯克利研究集团能源咨询业务的主席ChristopherGoncalves表示,今天的市场对大多数LNG买家来说较为宽松。“因为目前短期和中期市场价格诱人,因此买家没有太多动力回到长期合约市场。”
    作为全球最大的LNG买家,日本Jera的负责人YujiKakimi上月对《金融时报》称,LNG供应商需要提供更加合理的价格,同时更加灵活,否则“天然气的黄金时代将永远不会到来”。
    伍德麦肯兹的弗兰克·哈里斯表示,美国LNG项目的标准融资模式必须改变。在第一波美国LNG项目中,LNG的买方承担了大部分风险。他表示:“第二波美国LNG天然气生产应该由买方和卖方共担风险。”很多未知因素导致了配置的风险,因此他表示,“第二波浪潮中境况不会完全一样。”
    目前,中国、印度和韩国是LNG的三大重要进口方。今年5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了一项贸易协议。LNG公司期望从路易斯安那州向中国出口天然气,这无异于释放了一个信号,即两国政府都希望美国向中国出口充沛的LNG。
    这也提醒人们,政府在塑造天然气需求方面扮演着关键角色。根据伯克利研究集团的数据,全球天然气需求增长的一半以上将来自三个国家——中国、印度和韩国。在上述三个市场中,从煤炭发电转向天然气发电的政策将至关重要。
    意大利Snam公司的CEOMarcoAlverà称,中国是需求增长的“房间里的大象”(比喻体量巨大却被忽略的事物)。他认为,减少当地污染将是未来支持天然气需求发展的关键因素。

    然而,作为发电燃料,从市场角度看,LNG很难和煤炭竞争。SempraLNG&Midstream的总裁OctavioSimoes表示,包括德国和荷兰在内的一些欧洲企业的经验表明,煤炭和可再生能源的结合替代也会冲击天然气供应,为发展LNG需制定政策减少碳排放。 




版权所有:石油知识杂志社官网 备ICP800051890 网络支持:炎黄网络